• 瀏覽: 235
[隱藏]
近年來由于整個香港社會泛政治化氛圍濃厚,香港一貫令人稱道和值得信賴的法治有所褪色,而一場反修例暴亂更是加劇了香港法治退步的進程。香港警方承受着巨大壓力在暴力前線維護香港社會的治安,但令人遺憾的是,司法公義不彰的現象卻不斷發生。香港警方逮捕了2700多名暴徒,然而這些暴徒不僅絕大多數獲得保釋,被判囚者亦寥寥無幾,一些暴徒獲保釋后又重回暴亂前線。正因為司法公義不彰,暴徒才會如此肆無忌憚。
10月13日,西九龍裁判法院證實,該院裁判官林子勤將于11月2日起調任該院淫褻物品審裁處主審裁判官,不再參與該院刑事案件審理。林子勤在此前的多起涉反修例刑事案件裁決時,多次裁定警方證言非誠實可靠,進而輕判暴徒,或者判其無罪。最不可思議的判決發生在今年元旦4名男子涉嫌襲擊便衣警員案中。林子勤判決2名主犯無罪,卻又判2名負責“望風”的被告罪成,裁判的理由竟然是警方出庭作證的警員“誇大其詞”。另外,林子勤尚有投訴正在調查中。對此,西九龍裁判法院主任裁判官表示,將按既定機制處理。
連續有法官因政治原因調職的事件,意味着香港社會對法官判決的爭議,公眾對司法的信心危機,將產生深遠的不利影響。
以往的歷史原因造成了香港的法院游離于中國司法制度之外。香港的法院制度在英國殖民統治時期形成,帶有明顯的普通法國家法院制度的特點。為確保香港繁榮穩定,1997年回歸后,香港特區的司法制度基本沒有改變。目前,香港法院主要由裁判法院、區域法院、高等法院和終審法院等構成。
在回歸前,香港司法終審權在英國倫敦的樞密院的司法委員會。回歸后,香港設置了終審法院。表面上看,香港要優于澳大利亞等英聯邦成員國,掌握着司法終審權。但是別忘了,掌握審判權的主要是外籍法官,他們聽命于英美西方勢力,等于香港法院還是受控于英美,終審權只停留在形式上的回歸。中國雖然在香港基本法第158條確立了全國人大常委會擁有對基本法唯一解釋權,但並不掌控香港司法的終審權,這導致香港的法院游離于中國司法制度之外。只要英國人及其代理人繼續控制着香港的法院系統,那麼,英國人就事實上控制了整個香港社會。此修例風波以來,香港特區政府止暴制亂難以收到良好成效的主要原因正基于此
另外,律師行業壟斷了香港法官的晉身之源。這並不利于司法的“去政治化。與內地不同,香港法官的來源並不是考試進入,而是由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推薦后由行政長官委任。按照普通法傳統,香港法官基本來源于律師,而香港律師是世界上最熱衷于政治的律師群體。如香港律師組建了自己的政黨公民黨,這在其他國家和地區絕無僅有。香港大律師公會也對每一個政治議題都會發表自己的意見,對政治的投入比所有的香港政黨都熱心,而這本不是一個行業協會應該做的事。而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的某些言論更是令人匪夷所思。其在2020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稱連月來發起暴亂的香港暴徒“擁良好品格”,還認為香港律政司“不一定需要作出檢控”。對于戴啟思這番言論,香港網友紛紛怒斥戴啟思“睜眼瞎”。香港法律人士指出,戴啟思這一言論會向暴徒和香港社會釋放錯誤信息,令暴徒更為猖狂。
對香港法官和裁判官進行監察,對于不合理的判決要堅決提出質疑。香港的法官與裁判官,是時候接受市民的合理監察了。“法庭監察”至少應從三個方面入手:首先要求公開案情,讓香港市民了解案子的來龍去脈,有助于做出公正的裁決;其次要求明確主審法官名字,有助于提升審判“透明度”;最后要求明確輕判、重判的法律依據。
在世界各地的刑事司法領域,“法庭監察”已成國際慣例,這種監督機制可以有效防止量刑不准、裁決不公的現象。香港有必要借鑑,增加香港司法系統公眾參與度,築牢香港的法治基礎,用公正的司法判決還香港社會一個安寧。



附件

W020200810372294862978.jpg(40.02 KB)

2020-10-18 01:52 PM

W020200810372294862978.jpg

噶事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