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每一个死去的细胞都是为你

每一个死去的细胞都是为你 E-mail 此主題給朋友

[隱藏]
枫叶飘落,我心飘荡;桂花落下,我心憔悴;栀子花,你去了哪里?我站在水泥台上念,我在小溪潭水中想,在琉璃的珍珠下思,原来,万物瞬息是你,每一个死去的细胞都是为你。

为了你,我流尽了血;为了你,我学会了不抱怨,不奢求,不想未来。

有时候一个人的存在是为了让另一个人活得更好。有一个小站,修建他的主人是一个隐士,这个小站四季芬芳,花草斑斓,还有一个流水池,里面有一粒粒的白米,太阳照进来,像是一颗颗耀眼的珍珠,鱼儿在里面嬉戏,不用担忧吃穿,不用忙碌,因为这个小站就是万能的给予。饮水于山泉,食于叶菜,藏于林中,不问世事,不愿念故人。只求我没有你,世事安好;你没有我,时时都好。在寂寞中等待。在寂寞中飘荡。

但是一个不经意间,一个调皮的小女孩找到了这个小站,这个姑娘,叫做凌子。长着一双有神韵的眼睛,纤细的手臂,鸭蛋脸,脸上有一颗露珠似的黑痣,别有一番神韵,她是一个野丫头,后因为被一个郎中收养,精通医术,喜爱花草,融于万物。因而郎中又叫她“花凌草。”可是因为她身子虚,必须长年用药沐浴。

一日,她如往常一样出去寻找药材,可是怎么也找不到鲜活的枸杞苗,她四处踱步,心想找不到就去找水吧,她顺着山谷,汗水随着素色长裙流下来,一道白光闪进她的眼,小池清澈无比,小池中有干净的白米,散发着淡淡的香味,她莞尔一笑,搂起袖子,用手在池塘中捧了一把水,因为她身上有药香味,所以池中的小鱼都拥过来了,她诧异,随后鱼儿们用尾巴把水拍起,一滴滴的米香味水珠落在她的身上,她的皮肤变得更加白皙,她感觉自己变得有了生气,她放下那一捧水,俯下身子,亲吻了池子边的土壤。

这一切,都在他眼中。



回覆 引用 TOP

熱賣及精選
美能激發人嘅感情,愛情凈化人嘅心靈。——約·德萊基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香港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 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香港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 。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Copyright©2003- Discuss.com.hk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