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267
  • 回覆: 4
[隱藏]
发表于 2015 年 10 月 30 日刘以栋

刘以栋
最近有机会聆听了两位华人教育工作者介绍子女教育经验,感觉很有道理,现把我的记录整理成这篇短文,期望对我们这些做父母的海外华人有所帮助。这是别人的经验,我是学生。优点属于那两位老师,缺点则是我的理解错误。

教育小孩不容易,教育青春期的小孩则更难。在海外教育青春期的华人小孩则难上加难。因为不但我们的孩子需要接受美国的教育,而且我们这些做家长的更需要接受美国的教育。如果我们不能接受和理解美国的教育理念,那么我们的孩子就会生活在中美文化的夹缝中,倍受煎熬。

在海外教育小孩,我们要扮演好我们自己的角色。从小孩出生到四岁,我们是孩子的领导,我们可以行使权威,强迫孩子接受我们的行为规范。孩子的基本行为准则,应该在这个时期养成。孩子五岁到十岁,我们是孩子的老师。这时孩子已经开始上学,有机会接受老师和学校的规范。我们对孩子的教育,要跟学校基本保持一致,否则孩子就会无所适从。孩子十一岁到十八岁,我们是孩子的教练。这个时期的孩子,已经有自己的各种社会和学习活动,许多事我们可能还不如孩子们明白,这时我们仅是教练,给孩子们做后勤工作,主角是孩子。十八岁以后,孩子上大学了,我们是孩子的朋友。这时孩子已经独立,有自己的生活天地,我们仅是孩子的朋友,跟他们交流我们的想法,做决定的是孩子。

我们这些人,都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无数次考试,所以对小孩考试成绩很重视。但是,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智商仅是一部份,情商如果不比智商更重要的话,至少跟智商同等重要。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在情商方面,要能和人建立互信关系和沟通;能对自己行为有责任感;能控制自己的行为;有自己的价值观;有自己的人生目标;要能不屈服于同伴的压力,凡事有自己的主见。

美国人说,许多问题的根本原因,都在我们的帽子底下。现在大家都不戴帽子了,所以小孩教育的关键,就在我们的头发底下,也就是我们自己。孩子是我们的镜子,我们是孩子的启蒙老师。如果我们自己不能以身作则,坚持原则,那么我们也就很难要求孩子去做一个正直的人。

青春期的孩子都有反叛心理,以为父母都是他们的绊脚石。这时我们更需要有耐心,争取了解孩子的想法,理解他们的忧虑,倾听他们的烦恼,然后再探讨解决问题的途径。如果我们不能理解孩子的情绪和压力,仅是责备他们,朝他们发脾气,那么我们就切断了与他们交流的渠道,使他们感到更加失望和迷茫。

青春期孩子的家长,往往面临中年危机时期的压力。工作和生活压力都很重,所以要理性地跟孩子交流也很不容易。如果可能的话,最好不要把工作压力带到家里,让孩子成为我们的出气筒。如果工作压力实在太大,那么最好让孩子知道,不要招惹我们发火。如果有时孩子主动找我们谈话,那么即使工作再累,也要放下手中一切事情,倾听他们的心中感受,因为这样的机会很少,而且一旦过去,就很难补救。

我们经过这么多年的人生磨练,对很多事的认识当然比孩子们深刻得多。但我们不能永远为孩子们做决定,他们迟早有离开我们的那一天。我们要授之以渔而非鱼,要让孩子们理解外面世界的现实,明白不同选择可能产生的不同后果。

孩子们在美国成长,接触的是美国教育和文化,所以我们要理解他们的生活环境和成长环境,而不要仅关心他们的考试成绩,更不要把他们跟别人比。你的孩子是你的,跟别人的孩子不一样,你给孩子的应该是你的爱,你看孩子的标准应该是孩子的价值观、孩子的选择准则和孩子的努力程度。

我们的孩子在美国长大,他们关心音乐和体育的热情可能远超过对学习的关心。作为父母,我们要用我们的爱、我们的耐心、我们的沟通技巧,与孩子们建立信任关系,从而使我们的孩子能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孩子们的价值取向确定以后,其它各种技能仅是人生的细节部分,慢慢都可以掌握。




回覆 引用 TOP

謝謝分享


回覆 引用 TOP

新一代留學生追求的是“中國夢”,在美求學經驗只是成功之路的墊腳石。過去中國經濟飛快期造就一批先富者,他們擁有足夠財力安排子女海外就學,學成歸國後繼承家業。 ... 瞄準富二代驚人消費力,高檔百貨商場Bergdorf Goodman和 Bloomingdale積極拉攏留學生,主動贊助各種活動,例如華人眾多的紐約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校內新年慶祝活動,甚至還 ... 當我告訴美國朋友我的學費數字時,他們都 很訝異。


回覆 引用 TOP

教育細路唔容易,教育青春期嘅細路則更難,作為父母,我哋要用我哋嘅愛、我哋嘅心機、我哋嘅溝通技巧,與孩子們建立信任關系,從而使我哋嘅孩子能樹立正確嘅人生觀和價值觀。


反暴力救香港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