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722
  • 回覆: 1
[隱藏]
八十年代, 便利店還未盛行。想在清早喝到新鮮的牛奶, 只有兩個方法, 一是到餐廳吃早餐; 一是透過鄰近士多安排派送鮮奶的服務, 其形式有點像派報紙, 「牛奶佬」每天清早騎著腳踏車, 將一瓶又一瓶的鮮奶送到訂戶的家門前。


那時一起床便會雀躍地跑去開門, 將當天的報紙遞給爸爸, 然後心滿意足地品嚐那瓶份外新鮮的牛奶。有趣的是, 那名風雨不改地為我們完成任務的「牛奶佬」, 我們從來沒有見過他一面 (所以也有可能是「牛奶嬸」)。年代不同,今天大家只要走到樓下, 總有一所售賣鮮奶的便利店在左近, 於是,「牛奶佬」亦幾近消聲匿跡。


可是這段日子, 在港島的某街頭, 每晚也會出現一名中年的「牛奶佬」。每晚回家前, 他總會走進便利店, 買兩瓶新鮮牛奶, 然後送到他唯一的目的地。他喜歡單手夾著兩個瓶子, 讓它們發出「噹噹」的響聲, 聲音在夜深寂靜的大廈間迴傳, 十分清脆悅耳,他陶醉於這些聲音。


他試過遇上目光奇怪的途人, 還聽到他們竊竊私語: 「怎麼一個男人會在三更半夜,拿著兩瓶牛奶在街上走? 」也試過在只有幾度的寒冷日子, 他徒手拿著兩個冰凍瓶子,迎著刺骨的冷風而行。然而,他從來沒有埋怨, 反而暖在心頭, 他心想: 「既然那位從來不會喝牛奶的太太, 如今也為著腹中女兒的健康, 每天也堅持喝一兩瓶鮮奶, 每天充當一下「牛奶佬」, 又算得上甚麼?


他很愛這份送牛奶的工作, 很愛挽著兩瓶牛奶行走的那段路。他亦甘心樂意, 一生為這一家人永遠充當「牛奶佬」。



回覆 引用 TOP

很感動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