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270
  • 回覆: 16
  • 追帖: 1
[隱藏]
利申:男


約十幾年前,MSN既年代,中學時期曾經有一段初戀,果一年我讀中四,
我地都讀唔同學校,
即使唔會見面,
每日放學之後既夜晚都會傾一段時間既電話,
每一晚都係到耍白痴互相挑逗對方笑,
過得實在太幸福美滿,
直到有一日校內考試,
我既成績出左黎之後,
我由全班第一趺到接近全班20名,
班主任打左黎屋企話我繼續咁落去,
CE會失敗,
因為果陣電話費好貴,基本都係用家用電話傾計,
屋企人知道佢既存在,
因為我屋企人對我真係好好,
我都理解將來所需要既野,
所以我選擇冇辦法同佢繼續走落去,
然後我同佢講左分手了,而佢都唔知道真實既原因。
(自以為咁樣會令佢更加容易忘記我)
無聯絡大約4年左右,即是現在的6-7年前左右既時間。
佢既一次SMS SD到我手機,問我係唔係XXX?
當時我都唔認得佢既電話,
最後才知道係佢,
4年既時間仍然記住我既電話,
我既感動無辦法用言語表達,佢想約我出去見面,
因為我爸爸癌症復發,有機會離開(最後都係離開左依個世界)
果一段時間,
我正在考慮繼續考大學定係出黎工作,
所以我想自己去一個清靜既地方,
自己思考一下,所以我同佢講可唔可以下個禮拜。
(因為我唔想將負面既情緒帶到比其他人或者比佢有個錯覺想用爸爸既事情令佢可憐我,
再次冇同佢講屋企既情況。)
而佢非常性急希望今個禮拜見到我,
最後我話佢聽我會去天水圍郊野公園,
佢會唔想去。
佢就話你又知我唔想去?,
最後我地事隔3年既見面就去左天水圍,
果日佢盛裝打扮出現,
我當日沒有理解(請原諒我白痴),話佢著得太隆重
點解唔著得輕便D,
當日佢就黑住面行左1-2個鐘番左屋企。
而當晚佢SMS我,
話佢同佢朋友講左我好多壞話,
即使如此佢都想繼續落去,
而我回左一句,
我願意為你成為任何人,
佢最後講左句,
如果係假我就唔需要。

我就再冇回應過佢了。
(幼稚既我認為如果我放棄考大學,只有中學學歷既我無辦法比到圓滿生活佢,到依家我都係咁認為。)
(最初我都有打算回應佢,但最後我都係選擇依一個作為我地既終點,無比到一個回覆佢了。)

直到依家即使受到別人既追求,我既第一個反應都係回憶到佢。
咁多年黎都冇辦法投入任何一段感情,
到最近我也夢到當年既佢,
有感而發,
我都覺得好幸福了。

我只能係依到祝福你過得幸福美滿,唔去打擾你既生活。

[ 本帖最後由 仲夏肥肥馬 於 2020-12-10 08:36 PM 編輯 ]



佢唔鍾意你冇辦法,要放開心態做人吧。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 違規內容已被屏蔽
有緣無份,祝福她吧,壹定是個好女孩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好文采,贊


回覆 引用 TOP

試多次law

可能得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我覺得冇乜忘唔了,只系你冇遇到比渠更好慨吧


回覆 引用 TOP

最後一次見面到依家相差都8-9年了,
我當日的確辜負左佢,
都浪費左佢既心機,
我冇咩資格企係佢身邊。
單單只係想抒發一下,
謝各位關心。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仲夏肥肥馬 於 2020-11-5 01:55 AM 發表

利申:男


約十年前,MSN既年代,中學時期曾經有一段初戀,果一年我讀中四,
我地都讀唔同學校,
即使唔會見面,
每日放學之後既夜晚都會傾一段時間既電話,
每一晚都係到耍白痴互相挑逗對方笑,
過得實在太幸福美滿,
直到有一日校內考試,
我既成績出左黎之後,
我由全班第一趺到接近全班20名,
班主任打左黎屋企話我繼續咁落去,
CE會失敗,
因為果陣電話費好貴,基本都係用 ...
你鍾意佢點解又唔應佢?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仲夏肥肥馬 於 2020-12-9 12:51 AM 發表

最後一次見面到依家相差都8-9年了,
我當日的確辜負左佢,
都浪費左佢既心機,
我冇咩資格企係佢身邊。
單單只係想抒發一下,
謝各位關心。
學佢講,你點知佢唔想?

如果你仲有佢電話,可以whatsapp佢



回覆 引用 TOP

當時既我,
因為我有同佢講過你唔會想去依D地方,
話同佢下個禮拜去其他地方。
覺得佢係無理取鬧,
所以冇理到佢。
而且我家庭出現問題,
我也在人生既決擇之中。
我無任何既餘力去體諒佢、了解佢。
依一個係我個人問題,
如果當時我有好好同佢溝通,
我依家都唔會咁後悔。
而依家既我已經冇可能再搵佢。

同佢斷聯絡之後3個月左右,
我得到耳嗚,
去左專科度睇,
個專科醫生叫我驗左耳先,
之後出左報告話我唔知先天性定後天性問題,
叫我等一年,
我半信半疑,
半年之後睇左另一個專科醫生,
佢話係我內耳塞左,
食左1-2年左右藥都未好番,
我去左睇中醫,針灸食中藥,
唔記得邊一日我暗住自己隻耳,
發現個聲音已經唔係耳入面出現,
係腦入面出現,
耳嗚變成腦嗚,
睇左大約1-2年,
去左睇家庭醫生了解情況,
佢話我係情緒病,
食左血清素、放鬆神經藥大約2年都冇好轉,
終於將我轉介左政府醫院,
精神科果邊就話我冇任何情緒病,
耳鼻喉科話我份聽力報告太舊,要係政府醫院CHECK 多次(但政府排期耐係人都知,排到依家都排到。)
內科專科話要等我心電圖同電素描先知(又係排到無了期,半年前佢話可以寫紙比我去科家,但肺炎太嚴重,我怕連累屋企人,所以冇去。)
最近依一個禮拜,
有一日我虛弱到連自己都覺得命不久矣,
呼吸好困難,
心口前面好似比野壓住咁,
前兩日已經係電腦入面寫定選書。
就算佢想,
我都無能為力,
唔通我去成為佢既負累﹖
依一個係我唔希望出現既局面。愛唔等於擁有,
依家既我根本冇任何資格搵佢。
我唔想連累任何人。



引用:
原帖由 仲夏肥肥馬 於 2020-12-9 10:07 PM 發表

當時既我,
因為我有同佢講過你唔會想去依D地方,
話同佢下個禮拜去其他地方。
覺得佢係無理取鬧,
所以冇理到佢。
而且我家庭出現問題,
我也在人生既決擇之中。
我無任何既餘力去體諒佢、了解佢。
依一個係我個人問題,
如果當時我有好好同佢溝通,
我依家都唔會咁後悔。
而依家既我已經冇可能再搵佢。

同佢斷聯絡之後3個月左右,
我得到耳嗚,
去左專科度睇,
個專科醫生叫 ...
自身而家有咁多問題,當然唔好再搵人。。。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一个说不清楚话的大舌头神童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仲夏肥肥馬 於 2020-12-9 10:07 PM 發表

當時既我,
因為我有同佢講過你唔會想去依D地方,
話同佢下個禮拜去其他地方。
覺得佢係無理取鬧,
所以冇理到佢。
而且我家庭出現問題,
我也在人生既決擇之中。
我無任何既餘力去體諒佢、了解佢。
依一個係我個人問題,
如果當時我有好好同佢溝通,
我依家都唔會咁後悔。
而依家既我已經冇可能再搵佢。

同佢斷聯絡之後3個月左右,
我得到耳嗚,
去左專科度睇,
個專科醫生叫 ...
好慘,好好保重身體



別去輕易否定自己
你擁有你的天地
沒人能夠把你定義
快樂才是真諦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